快报

贵州毕节:法院裁定“天价包干费”疑云

字号+ 作者:520快报 来源:未知 2020-01-13 16:14 我要评论( )

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桂兴煤矿一起股权纷争,牵扯出大方县退休法官李某莲代理收取天价包干费案中案。为何总价2960万元的案子代理费就高达900万元? 拖欠的股权转让金 纳雍县曙光乡桂兴煤矿(以下简称桂兴煤矿)是一家普通合伙企业。2009年,陈建生等人筹资取得

 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桂兴煤矿一起股权纷争,牵扯出大方县退休法官李某莲代理收取“天价包干费”案中案。为何总价2960万元的案子代理费就高达900万元?

拖欠的股权转让金

  纳雍县曙光乡桂兴煤矿(以下简称“桂兴煤矿”)是一家普通合伙企业。2009年,陈建生等人筹资取得桂兴煤矿90%股权。2012年起,陈建生等人遭遇资金困难,无力再对煤矿追加投资。2014年8月,陈建生等人又将桂兴煤矿70%股权以581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赵某和王某君。

  本以为出让股权能让桂兴煤矿“起死回生”,谁想却让桂兴煤矿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

  相关资料显示,2009年5月29日,陈建生与刘某博、杨某以1410万元的价格从邹某安和鄢某国处购得桂兴煤矿的采矿权及90%股权。陈建生称,因考虑到自己和其他股东是外地人,为方便日后经营,便没有改变桂兴煤矿工商登记信息,继续由邹某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以出具授权委托书的方式,授权陈建生全权负责桂兴煤矿生产和经营。

  接手桂兴煤矿后,陈建生等人先后投资9000多万元用于煤矿设备更新及改扩建等生产经营。至2012年贵州省出台煤矿兼并重组的优惠政策,陈建生等人因资金短缺无力再对煤矿追加投资,于是决定转让桂兴煤矿部分股份。

  经过多次协商,2014年4月16日,陈建生等人与王某君、赵某签订桂兴煤矿股权转让协议,协议约定由王某君、赵某来完成兼并重组以保证煤矿得以扩能并正常经营生产。

  协议书显示,桂兴煤矿的全部股权、采矿权、矿上设施等财产以83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王某君和赵某。桂兴煤矿完成扩能后的新矿股权,陈建生等人占30%的股份,对应价款为2490万元,赵某和王某君直接在转让总价款中扣除,即以5810万元获得桂兴煤矿70%的股份。签订协议后,2014年8月,王某君和赵某接管煤矿进场,交付了40万元的定金,并约定好后续资金的给付方式。

  赵某和王某君接管桂兴煤矿后,桂兴煤矿工商资料仍然没有进行相关登记变更,仍然由邹某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其间由于赵某办理兼并重组过程中需要用到公司印章,煤矿实际控制人陈建生将公章交给了赵某。

  双方约定,桂兴煤矿挂靠到主体企业,在国土厅办理采矿权变更时,王某君和赵某支付1000万元给陈建生等人,2015年春节前再支付陈建生等人1000万元。而在约定日期内,陈建生等人均没有收到转让金。“我们反复催要转让金无果,却意外发现赵某拿着桂兴煤矿的公章在外面多次借款。”陈建生说。

900万元“天价包干费”

  2019年7月,陈建生等人意外发现桂兴煤矿采矿权被解封之后又再次被查封,而这次提出执行要求的是大方县人民法院原法官李某莲。

  据了解,桂兴煤矿股权转让给赵某等人之前,就身涉两起法律纠纷,致使股权和采矿权被法院查封。一起因持股人杨某向其他自然人借款2500万元,湖南湘潭市中级人民院作出相应查封;另外一起是拖欠纳雍县电煤运销公司460万元欠款,纳雍县人民法院予以查封。

  “解封”成为桂兴煤矿完成兼并重组需要跨过的第一道障碍。相关文件显示,赵某接管煤矿管理后,将这两起案件的解封工作交给了刚刚从大方县法院民二庭退休仅六个月的李某莲。

  2015年1月28日,赵某代表桂兴煤矿与李某莲签订了一份《包干办理解封事项协议书》(以下简称“包干协议”),协议约定,李某莲在完成解封后,桂兴煤矿将付给李某莲900万元解封费。如不能在约定时间内支付,余款金额按月息2%向李某莲支付利息,并赔偿100万元违约金。

  这份协议堪称秘密协议,不仅原股东方不知情,就连和赵某一起受让股权的王某君也不知情。王某君在电话中告诉本社记者:“这件事我完全不知情,我在了解到此事后也第一时间向法院发出了声明。”

  虽然大家都不知情,但“解封”工作却大有起色。湘潭市中院在杨某提供其它资产担保后下发裁定,解除对桂兴煤矿的股权和采矿权查封;纳雍县政府也协调兼并重组企业提供担保,解除了对桂兴煤矿的股权和采矿权查封。

  但闯过第一关的桂兴煤矿,却迎来了股权和采矿权被再次查封。

  2016年12月22日,李某莲以“不按协议支付其费用”为由,将桂兴煤矿起诉至毕节市中院,赵某则作为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出庭。2017年7月5日,毕节市中院下达判决书,判决桂兴煤矿支付李某莲900万元及相应利息。赵某代表桂兴煤矿并未选择上诉,该判决生效。

利益链背后追问

  900万元包干费案进入执行程序后,毕节市中院查封了桂兴煤矿相应的股权和采矿权。

  “为了煤矿顺利兼并重组,早日走上正轨,我们支持办理相关的解封事宜。但这份《包干协议》我们这些股东完全不知情,两起案件合计涉案金额才2960万元,解封费怎能高达900万元?”陈建生说。

  陈建生等人的代理律师何华表示:“2960万元的案件标的,按相关条例规定,律师的收费标准应在0.5%至1%,也就是14.8万元至29.6万元,李某莲的收费明显高于正常收费标准。”

  在这份包干协议中,陈建生等人不但对收取解封费的合理性存在怀疑,对李某莲的身份更是充满疑惑:“按相关规定,能为桂兴煤矿办理解封事宜的应是律师、在职的检察官或者本单位的工作人员,李某莲明显不符合以上身份。”何华说。

  在毕节市中院下达的送达回证上,同样签的是赵某的名字。“从《包干协议》签订到李某莲诉桂兴煤矿欠包干费,作为股东的我们始终不知情,一直被蒙在鼓里。而且在这个案件里,一些相关的授权委托书也是赵某伪造的邹某安的签名。据我们了解,赵某的姐姐就是一名律师,而且是桂兴煤矿的隐名股东,在纳雍县人民政府关于推进桂兴煤矿兼并重组的会议纪要上也有他姐姐的签名。但是解封事宜他没有找他姐姐,反而花高价找了李某莲,这太不合理了。”杨某说。

  “2019年7月15日,李某莲向毕节市中院申请强制执行,现在桂兴煤矿的采矿权已被查封,煤矿处于停产状态。”陈建生说。

  记者前往毕节市中院了解“天价包干费”一案的相关情况,毕节市中院表示他们需要调查一下,截至发稿前,记者尚未收到该院回复。

  《包干协议》中昂贵的收费标准是什么?记者致电李某莲,她在电话中表示:“现在正忙,不方便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 李俊

来源:http://www.mzyfz.com/cms/zhongdiandiaocha/zhongdianjujiao/rediandiaocha/html/822/2020-01-08/content-1415392.html

https://new.qq.com/rain/a/20200108A0FGN8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 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客服,QQ:314127396。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